西瓜嘴和牙缝君

小号,不发东西,没必要关注啦

【K莫】让郝眉叫一下

夜宿山寺:



KO有个习惯,经常换手机号码。说换可能不贴切,他那堆用起来跟闹着玩一般的192开头的号码,本身就是基于网络存在,更像是某种通行口令或者暗号,用来验证来电人的身份。以前换号码多数是约架接活或者看心情,进了致一之后,则是基于某段工作。如果策划会上通知他该段时间需要与程序部以外的同事对接,KO就会在资料簿上龙飞凤舞的留一个号码,而过段时间想起这个号码,再打过去就多半是空号了。


这种习惯往大了说有可能耽误工作万一紧急状况联系不到人还是挺麻烦,往更大一点说这也影响单位同事的阶级感情建立和加深嘛。不过由于一年下来KO从来没出过纰漏,大BOSS肖奈也就没提出整改意见。毕竟致一的程序员各个都是以一敌百的精英,没有点怪癖和个性反倒说不过去了。


没人知道KO给莫扎他留过一个特别质朴的号码,诚恳度堪比肖奈留给贝微微的那个少说十年工龄的135手机号。


年末,贝微微细心张罗准备新年礼物员工福利时,顺口跟愚公核对KO的号码,没料到他俩翻翻手机找到七八个风格一毛一样存成KO的号码,又都没拨过,实在不敢确认。莫扎他在一边听了一会,打着哈哈溜走了。


回到座位上,莫扎他拿起手机解锁,翻看通讯录,对着那串自己也很久没拨通过的号码出神,手一抖碰着了拨叫。他几乎是一秒内就赶紧挂断了,呼了口气心说肯定不会接通的吧真是的都怪老于瞎咋呼。


一瓶果汁轻轻被放在他手边,莫扎他纳闷的刚要回头看,长手长脚臂展格外广博的KO附身把他圈在怀里,眼睛看着电脑屏幕十分正经的问:“有事?”同时手指在键盘上跳动,审视莫扎他之前写的程序。


“没有没有。”莫扎他烫着似的把手机丢下,心不在焉的也一起视检了会,还是忍不住用手肘推推KO,问道:“你以前给我的那个号码,还能用吧?”


“嗯。”KO平淡的应着,终于筛到个小BUG,顺手给改了。莫扎他整个人连同椅子一起被他箍在双臂之间,额头挨着KO的下巴,不敢妄动,啧啧的抱怨压着我(的发型)了!


KO改好程序,站起身愉悦的捏捏莫扎他的后颈,“怎么问这个?”


啊?哪个?莫扎他从代码中抽回神,反应了几秒才对上频道,说没啊,就随口问问,这不是怕你哪天丢了,我找都没处找嘛。


KO抱臂倚坐在办公桌上,一只脚挨着莫扎他的小腿,垂眼看着他,神色柔和,许诺一般沉沉的说:“那就在家等我。”


“……也是喔。”莫扎他歪歪头,绽出笑容得瑟道:“反正有事的话,我在家叫一声就行了。”他蹬着地把转椅调整到正对KO,一脸老子最硬最尿性:“放心,眉哥最讲义气,这号码绝对不给别人。”


KO点点头,故意逆着毛揉了把莫扎他的后脑,惹得他抗议的嗷一嗓子,才在同事们纷纷谴责秀恩爱的眼神中手插裤袋一步一晃逼格奇高的溜达回了自己工位。


后来莫扎他专门去行政部查了员工通讯录,KO名字后面的号码十分眼熟,却不是留在糖醋排骨酸菜鱼之下的那组数字。莫扎他看了三遍,眼神往上跳了一行看到自己的名字,上下两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的号码粘在一起,内心十分惊异。


而且KO那串数字下面,还有老三御笔的小字朱批——“让郝眉叫一下。”




【END】





评论

热度(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