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嘴和牙缝君

小号,不发东西,没必要关注啦

【K莫】如果K莫夫夫走过最多的路就是倾城夫妇的套路

夜宿山寺:

题外话,按照原作同人的话应该是用【KO】和【莫扎他】这两个名字,但是因为我写段子基本都是工作间隙摸鱼,每次也就是十几二十分钟,【莫扎他】这个名字实在语感不好写着不顺手容易打断思维,就一直用了郝眉。昨天有朋友提到这个问题,确实是个BUG需要返修,等我抽空做个查找替换的优化吧。既然写了,就还是要尊重原作的好好写。




==============================




晒被子之后,很久很久之后。


某天晚上,莫扎他上了游戏设置跟随,然后便横在沙发上抱着手机刷庆大的校园BBS,念叨着连三嫂都毕业嫁人了,不知道今年的校花系花什么水准云云。刷着刷着,他突然一拍脑袋,说哎对啊我还没请老三他们吃饭呢!


“嗯?”又是老三。


“庆大的优良传统啦,有了媳妇要请自己宿舍和对方宿舍的人吃饭!”


KO正在键盘上手指翻飞的拉拔着某个吃软饭的过副本BOSS,大方的决定暂时不去跟他计较用词。莫扎他却来了精神,扑到笔记本上跟KO配合着三下五除二通关,随随便便把战利品一分就把俩人的电脑都扣上了。一脸今天不把这个议题解决就什么也别干的坚韧。


“给他们做过菜吃过了。”KO兴趣却却,在他眼里世界上只有两种人,莫扎他,和其他。“大排档,不只一次。”


莫扎他可不乐意了,戳着KO胸肌噼里啪啦的说:“那哪能一样啊!那时的重点是世界第一的酸菜鱼,酸菜鱼知不知道,又不是我——我——”说到一半莫扎他老脸一红,说不下去了,KO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满脸的潜台词都是继续说,我听着呢。


“不管!反正就是得请他们吃饭!快想想去哪吃!”


根本就是想找个借口吃大餐而已。KO把手贴在莫扎他脖颈上逆着毛撸了一把,觉得这个传统倒也不算坏:“在家吃,我做。”


莫扎他欢呼着点点头,咽了会口水,突然又赖上了KO的大腿,眨巴着眼睛苦恼的说:“啊可是想想他们要来瓜分你做的菜,好气哦!”




周日,肖奈等人如约而至,KO还在锅盆碗灶中间忙活着,莫扎他试图展现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威望来招呼客人。然而——


“KO!老三要喝茶,茶叶在哪??”过期的爱喝不喝。


“KO!三嫂要不冰的饮料,放哪了??”阳台,避光处。


“KO!咱家wifi密码多少??”他们也敢连。


“KO!你把我新买的零食藏哪了??”告诉你还叫藏吗。


愚公里里外外参观着,往嘴里丢了一颗开心果,叹着气说:“以前我就觉得这眉哥吧,长得细皮嫩肉跟没发育好似得,却活得像个糙汉。现在才看出来,他这就是个活的智障啊。”


“滚滚滚!”莫扎他用手里的饮料瓶锤了愚公两下才递给忍笑很辛苦的贝微微,一屁股坐在茶几上,翘起二郎腿,无比骄傲得瑟的说:“你们不懂,我现在这个状态,就叫家有贤妻!”


“呵呵。”BY四个异口同声。


KO把最后一个主菜端上桌,在围裙上抹了抹手,仗着身高腿长两步就溜达到莫扎他身后,逗猫似得探手揉了一把他的下巴,低沉的说:“洗手吃饭。”


愚公跟猴子酒起哄哀嚎,被莫扎他撵着跑,贝微微也要起身,被肖奈一把拽住亲了亲她手指说夫人,我们要适当反击。




一顿饭嬉闹着吃了好久,等酒足饭饱放下筷子都快九点了。又聊了一会,兄弟们起身告辞,莫扎他送他们出门。走到门口,肖奈看了愚公跟猴子酒一眼,突然说你们晚上没安排吧?见那俩人配合的耸肩,肖奈上前一步,揽住莫扎他肩膀,对正在餐桌边收拾残局的KO说:“既然如此,不如今天就让郝眉跟我走,我们四个重温下大学时光。微微?”


贝微微举双手同意:“我可以去爸妈那住!”


下一个瞬间,以肖奈为首,四个人默默对着已经无情关闭的大门。肖奈活动了一下被人钳住手腕扔开的胳膊,感慨道:“这常做饭的人,手劲还真是不一样。”


猴子酒不死心的敲敲门:“眉哥,真不跟我们走啊。”


隔着门板传来莫扎他气喘吁吁的声音:“滚蛋!休想,骗我,去洗,袜子——”尾音又不知被什么大怪兽吞了下去。


愚公瞠目结舌了片刻,指着门说:“……我去这就干上了?!哎哟猴哥我这心情啊,老复杂了……”


肖奈拍拍他肩旁,率先往电梯走,一脸我懂——就是大舅子送嫁的心情吧。




【END】





评论

热度(402)

  1. 遇见东京的雨夜宿山寺 转载了此文字
  2. 西瓜嘴和牙缝君夜宿山寺 转载了此文字
  3. 高三一轮复习lees2018 转载了此文字